<strike id="tzdlx"><dl id="tzdlx"><del id="tzdlx"></del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tzdlx"><video id="tzdlx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tzdlx"><i id="tzdlx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tzdlx"></strike>
<span id="tzdlx"><dl id="tzdlx"><del id="tzdlx"></del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tzdlx"><i id="tzdlx"></i></strike>

歡迎進入哈爾濱電機廠有限責任公司!

哈電70年“突出貢獻人物”:裴永斌

來源: 本站 瀏覽次數:1804 發布時間:2021-10-14

裴永斌

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有限責任公司水電分廠重金臥車組組長,全國勞動模范

哈電70年“突出貢獻人物”

1964年4月出生,中共黨員,哈電電機水電分廠重金臥車組組長、車工高級技師、哈電集團首席技師。曾榮獲全國勞動模范、國資委優秀共產黨員、第九屆中華技能大獎賽全國技術能手、全國機械行業有突出貢獻技師、全國模范退役軍人、中國質量工匠等榮譽。他生產的彈性油箱是公司首批免檢產品。2016年,入選中央電視臺《大國工匠》,“金手指”的事跡家喻戶曉、叫響行業而備受贊譽。2019年被哈電集團黨委命名表彰為“哈電榜樣”。



“金手指”這樣練成



晚上8點多,裴永斌結束了一天的工作,走在回家路上,路燈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。

這樣的場景,自1985年從部隊復員以來,裴永斌已經走了30多年。



練就“一手摸” 成為“金手指”


1985年冬,裴永斌從部隊復員了。帶著對部隊的不舍,他穿上藍色的工裝,來到哈爾濱電機廠,成為了上萬名員工中的一員。

從此,他從一名退役軍人成為了一名車工,從滿頭烏黑到滿頭花白,這一干就是30多年。他的血肉手指也變成了“金手指”。

他的主要工作是加工彈性油箱。彈性油箱是發電機組的核心部件,主要是聯接水輪機和發電機的過渡部分,通過自身彈性并依靠發電機的慣性減少振動,往往需要承載著機組上百噸的重量,其波紋結構的加工品質關系到機組穩定性和安全運行。

確保波紋結構不會因持續周期性振動產生疲勞斷裂,除了需要通過材料物理性質保證之外,就必須依靠加工減少應力集中,而其結構的特殊性使彈性油箱在加工過程中,油箱內部會被車刀刀架遮擋入口,加上加工過程中注入冷卻液產生的煙霧,致使整個過程處在霧里看花的狀態,即使儀器也無法及時測量。

怎樣才能透視油箱內部,確保走刀的精確位置呢?裴永斌決定嘗試用手測量。退刀、調整、進刀、找正、觸摸,反復體會、反復驗證、反復模擬,除了睡覺,他的右手手指從此沒有了休息的時候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千萬次“一手摸”的練習,這雙神奇的工匠之手,仿佛長出了可以拐彎的眼睛,終于能一手摸出油箱壁厚和表面粗糙度。2013年,裴永斌被評選為“感動哈電集團提名人物”,被授予“金手指”稱號。從此,他的手指終于成為了“官宣”的“金手指”,并在行業乃至全國一舉成名。

靠著這個“金手指”絕技,裴永斌屢創佳績。剛開始,生產一件彈性油箱需要9天,裴永斌接手后,24小時就可以完成。且在他生產的4000多件彈性油箱中,沒有出過一件廢品,成為公司首批免檢產品。



年近50歲 開始編程


裴永斌家的書柜里,有一塊灰色的石頭,被他視為珍寶。

這塊石頭,來自被拆除的柏林墻,是裴永斌赴德進修帶回來的。這塊石頭也成為了他“跨界”的激勵和見證。

1989年4月,廠里預派10名技術骨干到德國進修學習數控機床操作技術。一個德文字母都不會的裴永斌,開始學習德語,吃飯的時間他都不放過。3個月后,裴永斌以優異的成績,成為出國進修的人選。

在德國西門子公司,裴永斌像海綿一樣吸收著營養。白天苦練技術,晚上整理筆記。從那時起,他立志要實現自身轉型,從普通車床轉向數控車床。從德國帶回的一身技術,使他成為水電分廠為數不多接觸過數控機床的工人。

看到了中德技術的差距,回國后,裴永斌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技術研發和效率提升上。

廠里引進數控機床,目的是替代原來的“笨床子”,用數字化操作來提高生產效率,但這并不容易。由于各地水電站條件不同,每件彈性油箱都是量身定制,必須在機床上配備一套個性化刀具,才能生產出符合要求的彈性油箱。R6成型車刀成為了他攻關的第一個目標。過去的R6成型車刀只能加工到30毫米深,太長就會造成刀體振動過大影響工件加工精度,但現在則要加工67毫米深,是原來加工極限深度的兩倍多。怎么解決?在好幾年時間里,裴永斌反復琢磨、試驗,通過手工刃磨,改進刀體,調整工步,對所有的可能進行多次試驗后,一套極致完美的個性化刀具終于可以投入使用了。

夜里的燈,見證了他把一件事干到極致的過程。終于,數控機床生產的第一臺彈性油箱下線了,他也在近50歲的時候學會了數控編程。

彈性油箱走向了智能生產,生產效率提高了一倍。截至目前,裴永斌已完成300多件彈性油箱生產任務,節約生產時間4000多個小時。



決戰“埃博拉”


2014年10月,非洲尼日利亞凱恩吉水電站水輪機氣缸活塞壞了。當地沒人能修,如果運到中國來修,需要3個月,意味著當地居民將要在3個月里摸黑過日子。廠里決定讓裴永斌遠赴非洲去搶修。

當時,非洲正是埃博拉病毒暴發期,家人都不同意裴永斌去。他還是毫不猶豫踏上了征程。

他從國內帶了一些量具、刀具過去,但到了工地,還是傻眼了,全是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老舊設備,沒有一臺適合的。只能靠經驗自己想辦法。他用一臺意大利老設備,連搬帶吊地工作。在近40℃的高溫里,為了搶任務,中午不停機,晚間連班,連續工作了4天,提前3天完成了搶修任務。非洲人對他翹起了大拇指:“你不僅是中國勞模,也是非洲勞模呀!”

回到哈爾濱的第二天,裴永斌就發燒了,體溫40℃。一聽說是從非洲回來的,哪個醫院都不敢收他。大夫對他說:“不是不收你,而是我們看不了、不會治?!?/span>

最終在黑龍江省醫院隔離間住下的他,連續10天發燒不低于40℃,每天8瓶藥。后來,問起他當年的經歷,他一臉誠懇地說:“感謝屠呦呦的青蒿素?!?/span>

這次經歷后,裴永斌更加重視技能的“傳幫帶”。這間掛著“勞動模范創新工作室”牌子的會議室,是裴永斌的又一個重要工作地點。櫥窗中陳列擺放著“6.18海峽兩岸職工創新成果展金獎”“永斌QC小組全國機械工業優秀質量管理小組活動成果二等獎”“大型潮汐能導水機構加工技術中國機械工業科學技術二等獎”等多項榮譽證書,還有他參與編寫的《OPL標準作業單點培訓教材》。該材料已被下發到水電分廠各生產班組中,對哈電電機班組級技能培訓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在崗30多年來,他每年平均提出有價值的合理化建議、技術革新10項以上,共計380多項。經他培訓的職工已經超過980人次,帶出的徒弟中很多人已成為技師、高級技師及“免檢”個人。


(2021年發表于《哈電記憶》,原文有改動)

返回上一頁

友情鏈接:     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    哈爾濱電氣集團有限公司       哈爾濱鍋爐廠有限責任公司       哈爾濱汽輪機廠有限責任公司       哈爾濱電氣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
5544444
1.0861s